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花鳥畫 > 韋仲傳花鳥畫作品賞析:筆墨濃郁,格調高雅,情境優美

韋仲傳花鳥畫作品賞析:筆墨濃郁,格調高雅,情境優美

更新時間:2020-10-19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107

韋仲傳的花鳥畫把中國畫的筆墨與西畫的技法這兩種不同的藝術元素相互融通,既保留有中國畫筆墨的書寫傳統,又融入了西畫的素描和色彩要素,追求奔放雋秀、落墨成韻、落筆肖形的藝術風格。

韋仲傳是中國著名的彩墨花鳥畫家,野草畫派的拓荒者,以寫意花鳥畫見長,其畫風穿行于傳統與現代的藝術隧道之間,吞古吐今、不失法度、筆精墨妙、神韻天成,洋溢著生機勃勃的時代精神。


韋仲傳,廣西鹿寨縣人,1996年畢業于天津美院,2012年結業于中國國家畫院高卉民花鳥畫工作室。2014年結業于北京清華美術學院理論與書畫創作李志向高研班-主題性創作研究會會員,曾得到楊力舟、霍春陽、張立辰、郭石夫、王培東等名家指點。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廣西省美協會員、柳州市美協會員、鹿寨美協會員、近年來作品多次參加全國及省市級展覽并獲獎。 部分作品被藝術機構和國際友人收藏。其中作品 《 和諧家園 》在榮寶齋(上海)拍賣有限公司拍賣十多萬元。

韋仲傳先生是一位原創型彩墨花鳥畫家,八十年代中期開始寫意花鳥畫的創作研究,他以傳統筆墨作為中國畫表現的基本語言方式,把西洋畫的語言特點作為藝術的拓展互補空間,用現代意識詮釋傳統母題,讓塵封已久的傳統繪畫再續輝煌,完成了中西繪畫的融會貫通。

他從筆墨的角度閱讀自然、體味自然,他筆下的野草、山花、茂竹、藤蘿、荷花、泉石別具一格,清新恣縱,神韻天成,拓展出一種全新的花鳥畫藝術語境,給人以賞心悅目的美感。

韋仲傳四尺橫幅花鳥畫《旭日東升》 

自然 生活 筆墨——韋仲傳的花鳥世界

劉文西/文

韋仲傳的寫意花鳥畫,是在自然中發現美、創造美的作品。通過他的作品,我們好像與其站在同一視角里,去領略被他用筆墨詩化了的自然,抒發著為美所激蕩的情懷,沉醉在他用筆墨營造的花鳥世界里。

大自然是韋仲傳的啟蒙老師,是他創作的源泉。他在自然中寫生、思索,把生活積累和文化積累作為花鳥畫創作的依據,從而使他的作品有著濃郁的生活氣息和藝術情趣。

韋仲傳很容易被身邊的事物所感動,凡是美的人,美的事,美的自然,都能使他觸景生情,產生創作沖動。他對于自然的體味是深刻的、立體的。日出日落,云煙變幻,懸爭的瀑水,疊臥的泉石,以至于無人注意的野花野草,都使他癡迷,都能成為他創作的素材。

韋仲傳是從油畫轉為中國畫的,在創作實踐中他認識到:如果沒有深厚的中國畫筆墨基礎,僅僅是使用中國畫的工具與材料,其國畫作品很可能會淹沒在西畫的素描或色彩中,而無法顯示出中國畫的特色。

因此,他認真學習中國歷代國畫大師的繪畫技巧,深入研究領悟他們的筆墨語言,探求中國畫傳統藝術的特點。他勤于思索,從諸多角度研究中國畫的規律和特點,并做了大量的筆墨實驗,他認定:書寫性、韻律性、氤氳性、詩性,是中國畫筆墨的基本特征。

他走過許多名山大川,作過許多毛筆寫生以訓練自己的筆墨能力。他的寫意花鳥畫筆墨灑脫、神韻天成,以鮮明的個人風格和藝術語言,區別于傳統文人花鳥畫的孤寂、疏淡、自賞及出世的局限,洋溢著富有生機的時代精神。

韋仲傳四尺橫幅花鳥畫《鴻運當頭》 

韋仲傳在創作過程中,將自然之景納為胸中之象,又將胸中之象化為意中之境,最后將這種感受通過筆墨表現出來。在他的畫中,我們可以領略到那詩化的意境,自然空間已不再是被簡單地再現,畫面的意境得到了拓展。

他用嫻熟的筆墨技巧,將喜愛的素材,營構出或靜溢、或熱烈、或絢麗的自然空間,通過色彩的對比、線條的流動,沖擊人們的視覺感官,用疏密有致、極富韻律的筆墨去詮釋他所領略的自然。在他的筆下,枝條、山石、花草都被賦予了節奏生命。

在韋仲傳的作品中,勁藤和野草往往是畫面的主角,成為傳達情感的重要載體。他曾經說過:“春夏秋冬,山野庭院,各種野草勁藤有著不同的姿致,撩撥著我的情懷,使我激動不已?!睘槭裁此麑盘僖安萑绱饲橛歇氱娔??這又與他多年的軍旅生活和他鐘情于原生態自然有關。

從軍時,他幾乎跑遍了北方的山區、草原,去過許多人跡罕至的邊防哨所,那里的自然景觀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畫面中的勁草,看似蒼涼,卻蘊含著頑強的生機。

整個畫面猶如一首生生不息、雄渾奔放的生命之歌。他認為:野草勁藤與其他花卉一樣有著豐富的文化生活內涵。野草勁藤的生命力是十分頑強的,它同樣可以闡釋藝術家的胸襟,實現畫家的藝術理想。

中國文學、詩詞的積淀,是韋仲傳中國畫作品獲得成功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有家學淵源的他,從小對詩詞歌賦、書法國畫情有獨鐘,并展現出了不群的藝術天賦。

韋仲傳四尺橫幅花鳥畫《鴻運當頭》 

在花鳥畫的創作中,詩詞和題款往往是他創作構思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其文學意蘊豐富了作品的內涵和情趣。韋仲傳對畫與詩的融匯,著力于意境方面的溝通,畫中題詩總是畫龍點睛,信筆寫來,舒卷自如,宛如行云流水,毫無斧鑿痕跡。

韋仲傳并不滿足于已取得的成績。他對自己藝術結構的鋪陳,有著整體的、長遠的規劃。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的努力取得了可喜的成就,結出了豐碩的成果。在中國畫藝術實踐中適應了現代人們的審美要求,走出了一條自己的中國畫創作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