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古人是怎樣評判書法的?有哪些標準?不得不服米芾的悟性

古人是怎樣評判書法的?有哪些標準?不得不服米芾的悟性

更新時間:2021-06-04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767

書法是一代代傳承而來的,但也在書法發展的過程中,也逐漸建立了它的一系列評判標準,只要有了這些標準,才能為人們欣賞和學習書法建立起了好的秩序。古人對書法的評判標準有哪些?今天我們以北宋書法家米芾為例,說明書法評判標準,而這個標準則是以書法的筆法為核心的,直到今天,它仍對于我們學習和欣賞書法有著一定的指導意義。

米芾曾在《海岳名言》中說過這樣一段話:“世人寫大字時用力捉筆,字愈無筋骨神氣,作圓筆頭如蒸餅,大可鄙笑。要須如小字,鋒勢備全,都無刻意做作乃佳?!闭f是當時人們在寫大字作品時,因為執筆時用力太大,這樣的效果就是寫出來的字沒有筋骨,沒有神氣,這是人們對寫字效果的一種錯誤看法,認為用力大了,字就會有力量。

而米芾則認為,越是用力執筆,越是沒有筋骨神氣。他在這里提出了“鋒勢備全”的概念,他認為,只有鋒勢備全,才能寫出字的精神,而這種精神的主旨就是自然、率真,當然,自然率真一直是米芾書法的核心問題。在米芾以前,人們沒有提出過“鋒勢備全”的概念,這是米芾的創造性看法。說到鋒勢,我們也就自然想到了“筆勢”,筆勢是指筆畫的趨勢走向以及它產生出來的質感,而“鋒勢”是在筆勢的基礎上向前延伸了一步,可以說是精確到了筆毫這一層面上。

我們知道,毛筆的筆頭蘸上墨即可寫字,人們普遍都會關注筆頭在力量、角度、墨色的支撐下,寫出來的點畫感受,很少有人去注意筆毫這個層面上的作用力,而米芾就把筆鋒這一細致性問題作為思考和實踐對象,使得筆法的表現力推進至更加微妙的地步,可以感受到筆畫所呈現的形態、趨向以及趣味。人們常說“唐尚法、宋尚意”,由于鋒勢的產生,使人們認識書法中的趣味則走向了深入,也由此推動了人們對書法意趣的關注和發展。

米芾是一個極度熱愛書法的人,據說他曾收集、購買了一些王羲之書法的真跡,而且他并不把這些真跡拿出來示人,而是偷偷地自己瀏覽學習,甚至藏起來,在沒人的時候拿出來欣賞。但米芾畢竟不是一般人,他拿到王羲之書法的真跡后,并不是為了炫耀,不是為了收藏,而是拿來仔細觀察王羲之書法的筆勢與鋒勢問題,如他說“(王羲之書法)鋒勢郁勃,揮霍濃淡,如云煙變怪多態?!笨梢娝麑︿h勢的看法是來自于對王羲之書法的學習之后。

米芾在書法上是很有建樹的,不僅有理論建樹,而且還獨創一體,米芾書法的主要風格就是追求自然率真,達到“意足”的境界之上。那么,米芾是從哪些方面來實現他自己的想法的?主要是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對執筆的要求。他在《自敘帖》說“學書貴弄翰,謂把筆輕,自然手心虛,振迅天真,出于意外”。這句話當中談到了寫字時執筆不能太緊、用力太大的問題,而且還由此說明只有這樣,才能寫出“振迅”、“天真”、“意外”的藝術效果,相反,如果是執筆太緊,用力太大,就不會產出上述書法效果。

二是對用筆故意藏鋒的做法不以為然。他認為藏鋒就如蒸餅一樣,“筆筆如蒸餅”,“丑怪難狀”是極不可取的,當然,米芾也不認為筆筆都要出鋒才是最好的,這樣做也不可取,我們從米芾對古人書法的觀點中可以感受到,他所倡導的用筆之法,其根本目的是要達到自然的效果,全部是藏鋒不可,筆筆露鋒也不可,一切都要圍繞著“自然”而然。

三是在字形結構上的要求要做到差異化。米芾曾經用了一個字舉例說明寫字時不能雷同。他說“‘三’字三畫異,故作異。重輕不同,出于天真,自然異。意思是說,這個“三”字,本來是有三個不同的筆畫,所以在書寫時就要寫成不同的三個姿態,包括用筆的輕重等,把三個橫畫按照它們各自的特點寫出來,才有達到自然之感。

四是章法要合理,不能故意安排,要本著所寫內容中的字的大小、筆畫多少自然安排,這才是最為精妙的做法。他用了“太一之殿”來舉例,“‘太一之殿’作四窠分,豈可將‘一’字肥滿一窠,以對‘殿’字乎!蓋自有相稱,大小不展促也?!泵總€字的筆畫多少“自有相稱”,不要做到整齊劃一,這樣就失去了自然天真的藝術性感受了。如果把四個字等分下來,最后一個字在窠中必定是一個黑塊了,何來自然?

米芾學習書法給我們帶來的啟示和借鑒意義

米芾是宋末的大書法家和畫家,他一生多次應試,卻又屢屢未中,后來隨母進宮侍奉皇后,在皇后身邊呆久了,被賜縣尉,也就是比縣長官位小,相當于一個縣的公安局長,維持縣轄的社會治安,由于米芾在書畫方面的卓越成就,到了晚年才被召進宮,專門從事宮廷中的書畫鑒賞和整理工作,任書畫博士。

米芾雖然做官未成,至少沒有做過大官,但他在書法、繪畫、收藏、鑒賞、詩詞等方面卻有著很大的貢獻,他的一些書法思想影響著后世對書法、繪畫的學習。米芾學習書法是從七、八歲開始的,一生都是與書法繪畫為伴,他的書法成就得益于后天的不懈努力,他的身上始終對書法有一種狂熱之情,"一日不書,便覺思澀,想古人未嘗半刻廢書也。"米芾的學書之路究竟從哪里開始的?也就是說他學習書法從什么書體開始學起的?又是怎么進行轉變的?會給我們在學習書法中帶來什么啟示呢?

米芾也是一位書法理論家,他在《自敘帖》中記述到:"余初學顏,七八歲也,字到大一幅,寫簡不成。見柳而摹緊結,乃學柳《金剛經》。久之,知出于歐,乃學歐。久之,如印板排算,乃慕褚而學最久。又慕段季(展)轉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覺段全繹展《蘭亭》,遂并看《法帖》,入晉魏平淡,棄鍾方而師師宜官,《劉寬碑》是也。"從上文中我們可以看到米芾學習書法的大致軌跡,簡單地說,就是米芾學習書法是從顏真卿的楷書開始學起的,后來又學習柳公權的《金剛經》,在學習了一個時期后,又發現柳公權的書法原來是學習歐陽詢的,所以他又去追學歐陽詢的楷書,又學了一段時間,又喜歡上了褚遂良的楷書,就這樣一直向上追,追到了時間更久的魏晉書法,找到了書法的平淡簡遠之意。

上面是米芾在學習書法中的大致路徑,但其中折射出了兩個層面的意思:一是學習書法從哪里開始?二是學習書法的目的是什么?米芾的這段記錄,正好回答了我們在學習書法中的諸多疑惑。學習書法從哪里開始學起,這是初學者經常遇到的實際問題。有的人強調按照書法史的順序來學,有的老師要求從楷書學起,這些都是沒錯的,但應當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學習書法應當從自己的最感興趣的字體或字帖學起。書法在初學階段本來就是很枯燥的一件事情,有的人剛開始學習時,總是不能得法,寫不好,就會打擊自信心和影響學習的積極性,所在,在初學階段就應當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書體進行學習臨摹,這樣會減弱寫不好時帶來的負面情緒。

學習書法的目的是什么?在通過對米芾的學書之路來看,書法本身不光是要把字寫好看,更為重要的是在不斷的學習過程中,會慢慢體會到書法給我們帶來身心上的愉悅之情,而這種愉悅之情,是其他任何事情都無法替代的。米芾在學習書法中,一步一步地看到了書法中蘊藏著的美,使他達到如醉如癡的狀態,"裝顛索硯"、"米芾拜石"等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以及書畫給他帶來的精神愉悅之感,別人是無法體會的。從書法學習中,我們可以體會到,書法可以提高人們的審美情趣,可以愉悅人們的心情,可以強身健體,延年益壽。那么書法學到一定程度后,究竟是什么給我們帶來這么多的好處呢?我們通過毛筆的書寫,在宣紙上形成了運動軌跡,就好像一個人要完成現實中的一件事情一樣,這里是排兵布陣,你就是運籌帷幄的將軍;這里是繁花似錦,你就是設計者;這里是洶涌澎湃,你就是力挽狂瀾的主人。書法就是這么奇妙!

說到底,我們從米芾學書的故事中,應當找到一個最根本性的問題,那就是學習書法從哪里入手?細心的人不難發現,米芾學書雖然是從顏體開始,但他卻沒有一直沉浸在顏體的書法之中,而是一步一步發現了書法的真諦,那就是追尋古人,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取法乎上"。既然米芾用自己的親身體會給我們找到了這個經驗,那么在學習書法中,就應當從古人的書法中來學習,有人的學得米芾也是古人,蘇東坡也是古人,學習他們的書法也沒錯,對,這話是對的,但理卻不直。相對于米芾、蘇東坡來說,比他們更古的人古人又是誰呢?有的人說是王羲之、王獻之,這也對,但也不完全對,為什么呢?我們可以放眼中國書法史來看這個問題。

中國書法從甲骨文開始,接下來是大篆、小篆、隸書等,這個文字書法發展也是經過了幾千年的歷史,米芾也認為,隸書的出現,使"古法亡矣",什么意思?言下之意就是大篆以前的書法是自然天真,有包含萬物之象的意趣,這方面的意思,只有在掌握好書法的真正意義后才能明白,因此米芾的感想并不是隨意而來的。它給我們的借鑒和參考意義在于,學習書法要"取法乎上",而不能只圖其形,略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