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書法 > 饒宗頤為何能成為書壇泰斗,書法水平到底怎樣?

饒宗頤為何能成為書壇泰斗,書法水平到底怎樣?

更新時間:2021-05-01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681

2011年,94歲高齡的饒宗頤先生,被推選為第七任西泠印社社長,與吳昌碩、馬衡、張宗祥、沙孟海、趙樸初、啟功等前任社長并列在一起,從而確立了他在中國書法史上的泰斗地位,一鳴驚人。饒宗頤潛心治學,一生出版論著50余部、論文400多篇,是香港中文大學、南京大學等高校的名譽教授。

2014年9月,他獲得首屆“全球華人國學獎終身成就獎”。然而,他在國學上的巨大成就掩蓋了他的書法藝術,使得他長期書名不顯。加之,他又長期在香港居住,內地許多人對他并不十分了解,他在當代書壇上的影響也不是很大。那么,他的書法水平到底怎樣,能夠稱得上一代書法大家嗎?下面,我們從一幅他書寫的對聯入手,給大家做一個詳細分析。

“結念屬霄漢,懷抱觀古今?!保▓D一)一開口便是好大氣魄!這幅行書五言聯就出自一代國學宗師饒宗頤先生的手筆。他剛剛在上個月(2018年2月6日)初駕鶴西去,享年101歲。40年前,他61歲時寫下這幅行書五言聯,老辣遒勁,渾厚古樸,點畫線條如錚錚鐵骨,有著堅強不屈的生命感,也讓我們看到了他的人格、胸襟和氣度。

作品的聯語是集古人詩句而成,上下聯句分別摘自南朝宋時的詩人謝靈運的兩首詩。集聯即通過集他人的詩文語句而成的對聯,這是聯語創作常用的藝術手法。而最早集成此聯的是清代書法家何紹基,他是撰聯、書聯的高手。當年,曾國藩大破太平天國的都城“天京”,因功加封為一等侯爵。曾國藩行轅落成,大宴賓客,何紹基特將他集句而成的這幅對聯,用小篆書寫而成,并題下長款,作為賀禮贈送給曾國藩。饒宗頤應該見過何紹基寫過的那幅對聯,他用行書將它寫下來,贈送叔梅醫師。哪知這位醫師并未珍惜墨寶好好收藏,竟然讓它流落民間。

饒宗頤主張書法要“重”“拙”“大”。他在《書法六問》一書中說:“書要‘重’‘拙’‘大’,庶免輕佻、嫵媚、纖巧之病。倚聲尚然,何況鋒穎之美,其可忽乎哉!”非獨饒公,這通常也是碑派書法家們共同的審美理想。漢代揚雄說:“書,心畫也?!边@幅作品的藝術特色可以說正是他書法審美理想的生動體現。

先看“重”?!爸亍本褪遣惠p佻,饒公指出:“‘重’其實是指書法線條中所包含的力量,亦同時指整體書法結構上所表現出來的力度?!保ā稌鶈枴罚┨拼鷮O過庭《書譜》中說,書法創作的開篇起筆很重要:“一點成一字之規,一字乃終篇之準?!睍視鴮懙谝粋€筆畫和第一個字,是在為全篇的用筆用墨定下基調。作品上下聯開頭的“結”“懷”二字,起筆便是用墨濃黑、用筆沉厚,接下來幾字書寫都是行筆遲緩,避免輕浮,讓墨充分滲化,力求力透紙背。特別是“漢”“古”二字的粗重而略顯夸張的橫畫,更是如“千里陣云”,神完氣足。

所以,作品的“重”是用墨的濃重、用筆的深重、行筆的沉重;他要舍棄的是用筆的輕佻和用墨的淺淡,要入木三分,讓線條有力量。難能可貴的是,他對“重”的把握恰到好處,否則輕了沒有效果,過了便成“墨豬”。你看,“漢”“懷”二字,在濃墨重筆之下又有精微的留白;而且“重”并不是完全漆黑一團,而是時有枯筆飛白,蒼潤兼施,在黑與白的強烈對比中,增強作品的形式感。

再看“拙”。饒宗頤曾說:“就中國書法而言,纖弱是一個很大的毛病,‘拙’就更接近于渾厚?!保ā稌鶈枴罚┳髌吩诮Y字造型和運筆用墨上顯得不同尋常的“笨拙”。且不說他運筆用墨之”重“,不夠輕靈飄逸,這已是“拙”了,而那些筆畫的寫法也不同于 “二王”一脈書家的筆法,更顯“笨拙”。例如:“念”“懷”“今”的捺畫,非同一般,前重后輕;“屬”“今”的撇,線條毛糙而不光潔;“抱”“觀”的彎鉤,捻筆換鋒,行筆沉澀;除了“結”“抱”二字的撇畫逆鋒起筆,很不一般之外,“漢”字的起筆竟然也是逆鋒,更不尋常。

他是用漢隸和簡帛的筆法來寫行書,多用逆鋒、澀筆,讓行筆顯得十分吃力,仿佛是磕磕絆絆往前走,字的線條自然動蕩彎曲。這樣寫出來的字并不嫵媚,甚至有點丑拙,可是看似笨拙的線條卻質感很強,有金石味,蘊含著生命的堅韌力量。

最后看“大”。饒宗頤說:“‘大’是指書法所表現的雄大氣魄,其實這不是字體、字形的大小問題?!保ā稌鶈枴罚┛梢?,“大”并非是指字形或尺幅之大,而是說作品有一種正大氣象和開張的氣勢,不是小家子氣。饒宗頤早年習顏真卿楷書,又臨《爨龍顏碑》《爨寶子碑》,深受其影響。

因此,他的作品結字寬博端正,正面示人、不偏不斜,平衡穩定,如君子正襟危坐。而且每個字筆畫的分間布白均勻,更增添了字的穩定感。他寫撇縱長,寫捺開張,使那些字看起來很有氣勢。作品既沒有像沈曾植那樣故意弄險造奇的斜側之態,也沒有倪元璐拘謹扭捏的小家作派。作品的筆法雖然是取法漢隸、北碑,但也不像李瑞清那樣故作顫抖曲筆。這就是不取纖巧的大家氣派。

一般說來,“重、拙、大”是碑派書法的共同特征。饒公的書法以博大精深的學問為底蘊,能夠將南帖、北碑、漢隸、簡帛、鐘鼎共冶一爐,自成一家。這幅行書五言聯寫得大巧若拙,氣韻高古,是能夠表現他行書藝術特色的難得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