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賈廣?。菏夭粩M古、新不離古

賈廣?。菏夭粩M古、新不離古

更新時間:2021-04-11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635

花鳥畫歷史悠久,早在唐代就已經從裝飾、人物畫中分離出來,成為獨立的畫科?;B畫這種藝術形態是我們民族獨特的藝術創造,她豐富了中華審美文化, 也是人類文化寶庫中的一塊綻放異彩的瑰寶。

我國歷史花鳥畫家曾創造出許多杰出的花鳥畫作品,“折枝”花鳥畫就是古代藝術家創造的一種獨特藝術形式。鐘靈毓秀,古代藝術家把大自然中那最美麗、最誘人、最要長久觀賞的一枝,從大自然的懷抱中抽離出來,放置在一個空靈、超然、非具體的時空中,給予特殊的審美關照,充分的精神投射,聚焦式的描繪。這種藝術樣式具有簡潔之美,空靈之美,典型之美。寄托了古人的情思和美景常駐的祝愿。

在我國花鳥畫史,除“折枝“形式以外,還有表現自然一隅形式的花鳥畫,如黃居寀的《山鷓荊雀圖軸》、趙昌的《歲朝圖軸》等,通過自然一隅生態的精微描寫展示花鳥的蓬勃生意,寄寓人文情懷。賈廣健繼承傳統花鳥畫藝術成就的基礎上,拓展出他的“大景花鳥畫”。他的“大景花鳥畫”汲取了立軸山水畫和橫幅手卷的結構特點。觀者在觀賞立軸和手卷時,視點隨景的逐步展開而移動,欣賞活動在觀點的移動過程中得到對全景的審美關照和心理滿足。散點透視使立軸和長卷的構圖方式成為可能。賈廣健的“大景花鳥”融立軸和長卷的手法為一體。

多家出版社曾為賈廣健出版過不同種類、形式的畫冊、掛歷、畫片,出版家們各有各的選法,從其多種選擇中可以發現有趣的現象:“局部成章”。出版可以從賈廣健的畫中單單選出局部編輯出版格式統一的掛歷或畫片。這說明賈廣健的“大景花鳥畫”是由多個可以相對獨立的局部構成的,合則完整一體,分則獨立成章。合成一個整體時可以欣賞大自然生態的多樣豐富性,抽出局部時可以細賞獨立的精彩。

賈廣健的“大景花鳥”與古人的“折枝”花鳥走的是相反的,或者說是殊途同歸的路線。古人是把花鳥從大自然中抽離出來,做聚焦式的審美關照,賈廣健則是把花鳥放歸大自然,對生態環境做廣角式的全景表現。他又在全景的多物種關系中選取諸多審美興奮點,而每一相對獨立的局部的景又以審美亮點為中心,牽引觀者的視線隨景轉移,流連忘返。

《碧水金荷》 76x68cm 1998年

縱觀賈廣健的“大景花鳥”畫,其主要特征是現代環境意識的介入,是“道法自然”繪畫概念的宏揚,他把自然生態及所依存的環境作為審美與師法的對象,作為藝術關照的重點。由此可以看出,把賈廣健的“大景花鳥畫”稱為“生態花鳥畫”更能體現他的審美追求和他在新時代花鳥畫創作方面的拓展意義。

從自然生態、生態環境審美觀念出發,賈廣健筆下的荷塘、江灣、河畔、湖面,不但生長了荷花、蘆葦、蒲草、紅蓼、浮萍及多種野草,而且還有浮游的鴨子、飛翔的大雁、停在荷莖上翠鳥、棲息的野鴨、覓食的鵪鶉、雛雞、翩遷的彩蝶以及多種叫不出名字的水鳥。生態環境在晨、暮、陰、晴、風、雪、雨、露及四時的運轉變化中,更增添了具體性與審美情趣的多樣性。畫家筆下的多種動、植物在大自然中相互依存,共生共榮,構成了自身的生態世界。這生態世界自由自在,充滿蓬勃的生機,綻放著迷人的美麗,蘊藏著發掘不盡的自然神秘。賈廣健曾多次被這自然生態的美麗驚呆了,迷醉了,他才創作出一系列讓人嘆賞、陶醉的生態花鳥畫。

生態環境意識的樹立與深化,是人類由工業社會邁進到信息時代所發生地一場對自身的文化反思與革命運動。是超越民族、國家,為人類所共同關注的當代重大課題。賈廣健具有藝術家樸素的生態倫理觀念,他熱愛大自然, 他教育自己的女兒珍愛每一棵小草小花,因為她們都是有生命的?!敖峡刹缮?,蓮葉何田田?!辟Z廣健給女兒取名“田田”。(見賈廣健《感悟自然》)可見畫家對自然的鐘愛之深。他的生態花鳥畫審美視角是新穎的,藝術表現的方式也頗有獨到之處。所謂自然生態,是指宏觀自然歷史所形成的多種生物、非生物之間的一種廣泛的相互聯系、依存與互動的關系狀態。以審美的形式表現這種繁復的關系狀態,一種訴諸感性直觀的生動現場感,一種從審美感動層次上引發對自然的愛心的內在力量,一種從美學層面上建立自然倫理觀念與心里道德防線的潛能,形成了賈廣健生態花鳥畫的美學特征。

賈廣健采用寫實的語言形式來表現自然生態,但他表現的是自然生態的藝術真實而不是自然實在。他非常重視寫生,因為寫生能使他更深入地從多姿多彩的自然生態中感悟形式意味,化作他生態花鳥畫中的形式美,寫生能使他洞幽發微,從自然生態的關系中深入體悟情調、意境,創造他繪畫的藝術境界。他的這種藝術形式、意境富于新穎性、創造性。

《白藕花》66x66cm 1993年

不似春光,勝似春光的境界是艷秋的境界。賈廣健把秋天的美琢磨透了,表現絕了。在他的筆下秋色可掬、秋景醉人?!肚飦愍q有殘花艷》、《冷淡如秋花色嬌》、《香冷紅衣落》、《藕花秋雨》、《秋籟無聲》、《冷月》等,把秋的冷艷、秋的熱烈、秋的高爽、秋的清幽、秋的明凈、秋的豐滿、秋的空透、秋的寧靜、秋的憂郁、秋的氣息、秋的韻致、秋的風骨表現得淋漓盡致。這些以秋為題的作品,情調細膩,雋永、幽深,如詩如歌,件件堪稱佳構。

《冷淡如秋花色嬌》以素雅、清麗為主調,荷花的設色是冷白色的,荷葉亦呈冷灰白傾向,白色被現代藝術家康定斯基稱為“無阻力的靜止”(見《論藝術的精神》)灰色在精神意義上與綠色相類似,同具沉靜的傾向。清脫、文靜的色彩效果使畫面顯得空透、清新、靜穆。蘆葦葉子的修長婉轉,花穗的搖曳悠揚,觸動了畫家形式靈感,他以柔中含剛、空靈而又流暢的線描,以疏朗、空明而又富有韻致的線描結構來盡情宣泄他的內心感受。音樂家說聲音是有色彩的,畫家說曲線的運動是有韻律感的。我看,賈廣健此處的用線,宛若小提琴清越的琴音穿越晴空,在秋野蕩漾。賈廣健未到不惑之年,但他筆墨修養有素,他的線既優雅凝靜又有文化品位。他的線條的穿插組織具有形式美感和音樂的旋律感。是的自然的慷慨恩賜,啟迪了他的形式創造。

如果說《冷淡如秋花色嬌》追求的是清雅恬靜的格調,那么《秋來猶有殘花艷》則表現了凄美冷艷的風骨。我從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的《名家名畫》所選的該畫的局部來略作分析:此畫在設色與形式結構上融渾一體,共同構成一個富有生命的藝術有機體。既高度和諧又內涵著強烈的沖突與對比。首先在大結構上,采取大虛大實得手法,在右上左下對角位置物象高密度集中分布,可說是密不通風;;而在左上右下對角位置,又幾乎空無一物。密處繁茂充滿生機,虛處空靈蕩漾氣機流動,場面大氣、嚴整而活脫。在虛實的大結構大調式中,展開了動人心弦的旋律,各種物象組合,猶如不同的器樂,絲、竹、管、弦齊奏,低音、高音和鳴。右上角以圓形結構為主調,音域廣闊濃厚,左下角以繁復的線的交錯構成多變的旋律為高潮。急管慢弦,節奏鮮明,頗具形式意味。在設色上,荷花的色彩多用層層積染的冷紅,中心部位的花頭用冷白或淡胭脂,荷葉敷彩用深藍色漸次暈染由濃深而淺淡。在冷紅與深藍的主調對比結構中穿插冷白的清麗高音,具有強烈的精神震撼性,秋的冷艷凄美的意趣隱含于色彩與形式結構之中。顯示出賈廣健語言形式的魅力。

賈廣健注意形式構成。他的自然生態花鳥畫,追求整體的、深層的和諧,正像宇宙的秩序是高度和諧的一樣。但是這和諧之中又是充滿對比的,虛實對比、疏密對比、濃淡對比、線面對比、冷暖對比以及色彩的前進與后退、靜止與活躍、開放與內斂對比等等。強烈對比與高度和諧地統一,形成了賈廣健生態花鳥畫內部結構的最生動、最富生氣的因素。上文提到的《秋來猶有殘花艷》其中的用線是多層次、多結構的交合與穿插,線的組織有單結構的“交風眼”,復式結構的“女字”,層層疊疊,欲往還復,宛如多聲部的繁弦和鳴。其后還伴有荷花與荷葉構成的寬厚的背景音,繁而不亂,似亂而有序。顯然,這是藝術提煉的結果。從形式美的角度來觀察,處處中規中矩。但又不見斧鑿痕、不失藝術的理想品性:自然天成。

他的《溪塘過雪》在形式美規律的運用方面與前者有異曲同工之妙。此幅同樣采用大實大虛與線面對比之法,荷葉圓面的翻卷、仰側變化有致。蒲草與荷莖線條的形式結構更是講究,弧形線、拋物線、半橄欖形線以及方中含圓曲線,疏密穿插組合,與面相呼應,像“復調音樂織體”一樣繁復而有韻致。賈廣健的繪畫不但富有構成意識而具有形式理性色彩,他在結構宏大的構圖中,各個部分都有一個共同的精神指向,他的形式結構經得起冷靜地理性推敲,他形式的多聲部最終合成表達他情感、意境的抒情詩意?!断吝^雪》通幅以灰綠為主調,雪落荷塘,奇異生輝,在大自然地蓬勃生意與雪后的寒意構成自然力的內在沖突的同時,也突出了自然生態的絕美奇觀。此幅,極富傳統精神又含現代意識,景奇,意奇,“于天地之外,別構一種靈奇”。(方世庶:《天慵庵筆記》)堪稱時代的精品。他的《江上行》、《曉霧》、《月是故鄉明》、《風來野水寒》等作品都具有時代的水平。

賈廣健的生態花鳥畫,既繼承了傳統繪畫的精神、民族繪畫的形式,又能吸收西方繪畫的長處,從他的一系列創作實踐來看,他對異質文化藝術的汲取,絕不是生吞活剝的,而是力求自然會通、圓融。他沒有被時代的流行“浮躁病”所感染,而是苦煉內外功。定能生慧,他的大景生態花鳥畫所開拓的新的藝術境界,新的形勢語言與工筆畫的新樣式,為當代工筆畫的繁榮發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賈廣健正值藝術創作的黃金時期,他今后倘能在藝術視野、題材上進一步開拓,在藝術表現方面更進一步爐火純青,他將是有希望進入當代工筆畫史的一位畫家。(文/夏碩琦)(來源:民生網)

 

藝術家簡歷:

賈廣健,1964年生。1994年天津美術學院中國畫專業研究生畢業并獲碩士學位,留校任教?,F為天津美術學院院長、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畫藝委會副主任,中國工筆畫學會副會長、天津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國家畫院花鳥研究所名譽所長。曾任天津畫院院長。發起和創建天津市中國畫學會。中國美術家協會職業道德建設委員會委員,中國畫學會理事、北京工筆畫學會理事,天津市政協委員,天津市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第十二、十三屆全國美展中國畫評委,全國第十次文代會代表,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中宣部全國“四個一批”文化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