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花鳥畫 > 張琳筆下的花鳥工細中蘊含深邃的意境,格調清新,自然流暢

張琳筆下的花鳥工細中蘊含深邃的意境,格調清新,自然流暢

更新時間:2020-11-05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120

師古而不泥古,張琳的作品有古意,格調高遠,她仿佛在古老的硯池邊蝶舞飛花,不是為花鳥造像,是為了給這空靈的如夢似影的世界留下一點兒雪泥鴻爪。虛實相間,營造一個空靈悠遠,水自流花自開的藝術世界。

張琳,字映慈,祖籍廣西現定居北京,畢業于河北美術學院,現為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長城書畫院理事,京郊工筆畫創作室副院長,集雅齋簽約藝術家。她自幼喜歡書畫藝術,勤奮好學,三十余載勤耕不輟。在藝術的征途上,幾十年如一日,刻苦學習,孜孜以求,不斷探索,繪畫風格勇于創新,被業內公認是極具發展潛力的藝術家。她擅長山水、花鳥,尤精于花鳥,她的花鳥筆墨生動,頗為傳神,構圖新穎,獨具一格。其色調高雅、筆墨酣暢、情趣盎然,水墨與重彩結合從而創造了墨色厚重大氣、嚴禁不茍、不落塵俗、從而形成自己獨有的華而樸實的藝術風格。

其作品曾多次參加國內外大型并榮獲大獎,作品《碩果》、《和氣致祥》、《清風雅韻》發表于今日美術、揚子晚報、美術觀察。2013年參加軍博美展,2014年大連國際書畫展;2016年南北方中國書畫展;傳承與融合當代中國畫家邀請展;在廣州、廈門、濟南、河北等地舉辦個人畫展;作品發表于《書畫藝術》、《美術觀察》、《美術探索》等多種專業書刊。

張琳工筆花鳥畫《朵朵紫艷佔春風》 

廣西女畫家張琳的花鳥畫,初看之下,絕無讓人“震驚”之處,題材未見高冷,也沒有“歲寒三友”、“四君子”那般強烈的隱喻意味,不過是些常見的荷花、玉蘭花、大麗花、芙蓉花之類,亦有家常的蔬果,甚至還有不那么“入畫”的生姜、蒜頭之類。鳥類也不見什么珍禽,信手拈出兩只鴨放在畫中也毫無違和之感。

細細讀來,又似在她輕描淡寫的花花草草之外,于塵世的流光飛絮之中窺見了一些相外之致,在“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的背后,正如倪云林在《臨王漫慶墨竹軸》中所云:“真有天真爛漫出于筆墨町畦之外的逸韻”。

張琳工筆花鳥畫《禽來果蟲香》

觀張琳花鳥作品,澹濘如影,清空似幻,有著獨特的如影似幻的意韻。畫家偏愛輕柔雅致的色調,筆下很少有濃艷的色彩。即便生活中的實物本身色彩濃麗,也將其一一淡去。營造出一種如夢似幻的意境。

同時,張琳將沒骨技法用至極致,色染水暈,將自然中的花活靈活現呈現于畫面中,芙蓉的妖嬈自芳,蓮花的清麗脫俗,都在她的筆下生動起來,配以蝴蝶、翠鳥,看她的畫,如沐春風,仿若身臨其境,能聞到花香,能聽到鳥語。

張琳的花鳥作品在構圖上采用唐代邊鸞首創的“折枝法”,摒棄全景入畫,擷取自然花草中最具美感的部分入畫,以小見大,將自然與自己審美巧妙結合起來,意境悠遠。

張琳工筆花鳥畫《輕輕拂淺沙》 

作為一名深植于傳統之中的女畫家,張琳是有慧眼慧根的,相信經過歲月的沉淀,歷經蒼煙霧嵐、淺草深花之后,于四時更迭,繁華榮枯之外,張琳一定可以從容去來,創造出屬于她自己的自在自如、更為寧靜深邃的花鳥畫境。